第四十六章 赵流音前来【1 / 3】

宋浅听闻长风二话,走将菜篮递与元宝:“元宝,帮娘亲洗菜?”

,娘亲。”元宝身略长风,径直向院水池走

致使长风措,向宋浅,突灵光气氛:“宋娘,今晚吃什?爷早吃糖醋鱼,街市买回,劳烦您。”

话音落,长风便鱼,却被宋浅言叫住。

宋浅吩咐,长风折返回仔细视线落,眼底让长风顿感适。

“恐怕给王爷做东西吃请您酒楼吧。”

番话让长风怔楞,赶忙询问缘由。

宋浅做东西,简直比安诗双赵流音难受。

宋浅转身坐灶火已经纠缠,却:“王爷身份尊贵,皇亲戚。民精,若吃食差错牵王爷旧疾或适,该死罪。民平头百姓,等罪负担,王爷做吃食。”

姬长夜万般罪帮衬

听闻此话长风顿感惊讶,十分:“宋娘?往喜您艺……”

“往知晓王爷身份!”宋浅扔柴火,脱口泄质问甘。

察觉失态宋浅绪平复眼神瞥向姬长夜房间随收回,“您若便罢,民乏累,静。”

宋浅轻易改变长风气摇头离

木门吱吖声音,宋浅顿露疲态。

知该姬长夜,复杂矛盾绪让入眠。宋浅似乎千万句话与姬长夜

宋浅熊熊燃烧灶火,烦躁将柴火扔进元宝将洗干净菜拎回

“娘亲。”

声音宋浅急忙平复绪,向元宝露柔色:“谢谢,元宝今晚吃什?”

“长风伯伯做糖醋鱼吗?”元宝刚才听话,虽按照宋浅与长风亲近,相处

宋浅摸摸元宝头,:“元宝吃糖醋鱼话,娘亲明街市买鱼回做?今晚娘亲给元宝做红烧肉炸鸡?”

元宝听思,乖巧点点头。

玩吧。”望元宝身影,宋浅转身投入忙碌

长风回,见姬长夜正若:“爷,您怎?”

吵闹姬长夜几分悦,眼神几眼便:“什?”

“爷,刚才属让宋娘帮忙做您爱吃糖醋鱼,宋娘担罪,再做吃食给。”长风十分痛惜食,姬长夜肯定此。

姬长夜似乎早知晓,神色异常平静,眼底失落被长风捕捉

“既宋娘强迫若非,便叨扰宋娘元宝,听清楚吗。”

朝夕相处,让姬长夜宋浅脾气秉性解。知轻易收回,隐瞒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