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岩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花瓶女配开挂了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组团现代游(55)
    黑岩小说网 www.heiyan.la最快更新花瓶女配开挂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画廊的装饰精美漂亮,欧洲风,显典雅。

    此时烟熏火燎,外面围观的人群闹得处处是鸭子叫。

    但其实火情已经控制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一片木质结构的建筑多,在消防这一块儿也是下了好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丽妃神色肃然,默默拜谢了一回消防员。才转过身把围巾接下来递给杨玉英。

    杨姑娘脖子上不知在哪擦了一下,有淤青血痕,瞧着怪吓人。

    正接了丽妃手里的围巾披上,杨玉英就听到有人哭喊——“不是我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两个人齐齐转头一看,就见保安正满脸气愤地瞪着一个穿保洁衣服的大娘。

    大娘失魂落魄,双目垂泪,头发焦黑,被烧得乱七八糟,脸上也乌漆嘛黑的。

    保安这边却是不管她怎么反驳,只满脸气愤,高声同赶来的jc道“就是她,十几双眼睛看着呢,难道还能有假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于大妈,搬着个罐子进了会议室,说什么要杀虫杀菌,还让大家都出去,自己拿着喷头四处喷了半天,结果她前脚刚出来,会议室就烧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虽然没闻见什么,但那肯定是能烧的东西,等调查出来,大家自然知道起火原因,于大妈,你知道我们画廊损失有多大?你就等着倾家荡产吧。”

    保洁于大妈满脸茫然无措,身体微微颤抖,已是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杨玉英揉了揉肩膀,举目扫视四周。

    一大片多是带着中立色彩的黄色,这大妈也是个黄名。

    至少说明不是她放火,如果是她,都威胁到了杨玉英,那肯定是红名。

    杨玉英转过头去,此时好几位画家都站在画廊外的台阶上说话。

    她认出里面里面有青年作家顾云,还有顾云的老师秦国方。

    刚才她在画廊里最欣赏的就是他们两个的作品,便稍微关注了下。

    顾云和秦国方虽只是师徒,可两个人行为举止都有些像,此时目光黯淡,身上略带颓废,和画廊这边的负责人说话时也显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此次顾云有几幅画也参展,不幸没有抢救回来。

    秦国方还好,顾云却是个画痴,把自己画出来的每一幅画都当孩子一样爱护。

    尤其是今天参展的几幅画,是他去年和好友一起去采风时的作品,如今画作被毁,便是再想画,可心境不同,也画不出原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一想起,他便忍不住心中难受,连应付旁人的心思也升不起来。

    到是旁边一个五十多岁,身形富态,戴着金边眼镜的画家,虽则也是一脸沮丧,可到还是积极应对,没给人脸色。

    面对画廊负责人这边的道歉,也是小声安慰,只道无妨。

    这人也是华国知名的画家,叫佟朗,画的是油画,以画风细腻扬名,他的画作十分得人追捧。

    今次画展,更是有他的新作——《那一晚的夜色》惊艳亮相。

    年初,佟朗失去爱妻,他的妻子因抑郁症失去了生命,他也悲痛欲绝,最新作品《那一晚的夜色》,也会成为他最后一幅作品。

    他已经宣布,从此再不作画。

    据说他的妻子是他的缪斯女神,失去了妻子,他将再也无法拿起画笔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幅画刚刚参展第一天,就被叫出了四千万的高价。

    价格比他以前的作品高出几十倍去。

    现在画廊等于弄丢人家几千万,要不是还有保险公司,画廊老板得被气死。

    现在佟朗没有追究,周围的人纷纷赞他大气。

    丽妃瞥了这人一眼,冷声道“五十多岁了,年初死的妻子,什么时候成的亲?看他这一身打扮,可不似是丧偶老男人。”

    宫里混迹多年的人,哪个不是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丽妃早年混迹江湖卖艺,又在宫里历练,什么人什么心肠,她打眼一瞧,便瞧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别的不提,这人丧偶,可瞧着只是有些焦躁,却是皮伤心不伤。

    杨玉英看见佟朗头上顶的红名。

    她回头给丽妃使了个眼色,丽妃点点头,径直走过去,靠近正在调查询问的jc,低声道“麻烦几位去问一下佟朗老师,我们怀疑这次起火的原因在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几位负责此事的警||官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翰和摄像大哥“……”

    摄像今天的拍摄真是一言难尽。难道他们不是‘恋爱’综艺,而是案件追踪?

    佟朗此时正同画廊的工作人员交流,视线时不时往画廊里瞟,还没回头,就听丽妃用她特别动人的嗓音,脆生生喊“佟老师,于大妈不容易,别让她老人家给你背黑锅,自己过来招认了吧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都一愣。

    画廊负责人更是意外。

    佟朗吃了一惊,转头看丽妃,面上露出一丝苦笑,神色晦暗“小姑娘真会开玩笑,这话不能乱说,诽谤他人可是犯罪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丽妃眨眨眼,转移话题,“你身上沾着一种香水味,我对这些不是很熟,但这一款我刚好闻到过,小雏菊?很不错的味道,刚好我想送一款香水给我们老板,特意去尝试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款香水更适合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,您今年五十几了?”

    佟朗皱眉“你想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说,您可能不适合为人师表。”丽妃笑道。

    后面落到较远地方跟拍的摄像,简直觉得自己快要托不动摄像机。

    佟朗明显很生气,但他这人警觉,已经扫到后面又摄像机。

    对丽妃,他也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心下直嘀咕,面上到是和气了些“小姐,随便诋毁别人不是个好习惯,说话要讲证据,你把火灾的黑锅扣在我头上,既荒谬又离谱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去烧画廊?今天我的画也在展览,你可能不了解,我最后的这幅画,是我最珍爱的一幅,毁掉它……我才是真正的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应是。

    “佟老师的确没有动机。这话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佟老师烧自己的画做什么?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……难不成,为了保险?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保险公司,可是保险公司的赔偿也远远抵不过‘夜色’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画廊的负责人叹气,“保险公司只会一千万,但布朗先生早就说过,想要买下这幅画,出价出到了四千万,如果没出意外,这笔交易已经达成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画家顾云忽然开口,“‘夜色’就如瑰丽的幻境,是佟老师所有作品中最具灵魂的一幅,极美,很有可能流传百世,它的毁灭,是整个美术界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画廊前围观的人,大部分都对绘画比较感兴趣,也了解美术界里各类大神的性格。

    顾云很年轻,论资历比不上那些老画家,但他的知名度可不低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他性格有些冷漠,说话也直接,而且平时对佟老师不大感冒。

    顾云甚至公开说过,佟老师的画很好,人品却不好,不是可以结交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顾云竟然为佟朗说话,这谁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就连一开始被指认为罪魁祸首的那个于大妈,神色惶惶,也不大相信佟老师会干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她在画廊做保洁工作,做了也有一年多,别人都对她视而不见,恐怕连认识都不认识她,唯有佟老师,昨天见面还特意和她说了几句话,聊了会儿天。

    佟老师性格很随和,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佟朗叹了口气“我累了,这场闹剧让人烦躁,小李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便要走人,冲丽妃冷声道,“如果说是我干的,欢迎拿证据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要证据?”

    丽妃笑道,“那是警|方的事情。虽然可能监控没什么用,要找证据不一定能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不等佟朗不耐烦地甩手离开,丽妃回头看了看杨玉英,笑问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玉英从外面挤进来,手里抱着个画板,把画板放在空地上。

    佟朗脚步顿了顿,神色骤变。

    其他人到是满头雾水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画板上是一团扭曲的图画,色彩绚丽夺目,十分具有冲击感。

    顾云和秦国方,还有另外两个画家,一个中年人,一个老年人,齐齐驻足,扭头向这边看。

    秦国方笑道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顾云眨眨眼“这是‘夜色’的一角。”

    佟朗向后退了一步,随即深呼吸,猛地走过去伸手就要去撕掉画布。

    丽妃漫不经意地伸手点了下他腰腹,只一下,佟朗闷哼了声,疼出一头汗,浑身虚软。

    杨玉英笑道“撕什么,你撕一次,我能再画一次,你撕一百次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佟朗深吸了口气,勉强镇定“不要随便仿我的画,还仿得这般糟糕,一点也不像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秦国方等几位大师都不自禁转头看了佟朗一眼,心下意外。

    这画还糟糕?还不像?

    在场的画家们也看出来,杨玉英这幅画,是把《那一晚的夜色》里夜空的一部分,选出来放大。

    ‘夜色’这幅画,并不只是一片星空,甚至繁星点点,月晕浓云,皆是点缀。

    画中展现的是温馨的家,让人看到,会由衷地从心中升起温柔爱意。

    这幅画也是此次画展中质量最高的画作之一,当然很受人关注,不少画家都看过。

    杨玉英此时画出的,正是此画作的一角,认出来的不只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眼前都是专业人士,这点记忆力还是有。

    尤其是顾云,此人号称过目不忘,远远看过某幅名画,就能靠记忆临摹得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他觉得杨玉英画得已经不是像不像的问题,那根本就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片角落。

    可惜画展刚开始第一天,还没人拍照,临摹的也还没有开始,否则比对一下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杨玉英拿笔,蘸了红色的颜料,上前轻轻地把一片小星星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佟朗双脚抖动了下。

    杨玉英勾勒完,侧身让开,大家就看到画作上出现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字体飘逸,竟极具美感——司柔谨以此画,献给我尊敬的老师,希望您健康长寿。

    众人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司柔?”

    顾云仔细回想,也没有想出这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到是秦国方记起来“司柔,佟朗,你的夫人似乎就是司柔?这画是你夫人作的?”

    周围窃窃私语声登时响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,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佟老师五十多岁了,又是长州美院的教授,教书育人多年,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杨玉英轻声道“佟老师,您应该也是看出这标记了?所以设了个局,放火烧画。只是这是您的画作,您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过去把它给撕毁便是,谁还会拦着您?”

    丽妃也摇头“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,何苦来哉?”

    佟朗嘴唇发白,脸上也发白,整个人几乎是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他勉强张了张嘴,声音沙哑“你是污蔑,夜色是我的作品,你在胡来……”

    可他显然并不是特别心志坚定的那种人,神色已慌,心绪也乱。

    杨玉英翻出手机,在里面搜了搜,搜出一幅画,打开放出来给其他人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十年前,长洲大学生画展上的作品,大家都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杨玉英搜出来的画作,是当年的第一名作品,画的是田园农家,并不是印象派的画作。

    但是懂行的人一眼就看出,这幅画的画法和夜色有很多相似的小细节。

    其实很多画家,尤其是优秀的画家,画出来的作品都会有些抹不掉烙印在上面,哪怕画作有很大不同,真正会欣赏的人还是不自觉能分辨得出来。

    杨玉英轻轻吐出口气“这幅画的作者就是司柔,十年前的画作还带着稚气,但也已经很好了,她很有天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话,却是问的佟朗。

    佟朗还待反驳,最终却只蠕动了下唇角,就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是专业的美术界人士,谁又是傻子?至少大家心里都已经确定,不管是不是佟朗放火,但《夜色》的确是他去世夫人的作品。

    摄像激动得不行,镜头死死对准佟朗。

    他拍个节目,竟然拍到了这般劲爆的消息,回去导演得给他加工资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黑岩小说网 www.heiyan.la最快更新花瓶女配开挂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