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岩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邪世帝尊 > 第一千二十一章 颜月缺,狼人杀
    黑岩小说网 www.heiyan.la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</br>    狼人杀,作为一个从异位面流传而来的游戏,当初在培训班,曾经被导师作为决定命运的杀器。要么就和所在的队伍一起赢得胜利,要么就跟着你的角色一起死亡。那个时候,每个人都玩得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恐怖的阴影时刻笼罩在众人之间。</br></br>    但是,当它褪去了死亡游戏这层恐怖外衣,仅仅作为一个推理互动游戏,还是相当受欢迎的。经过澹台璟等人的宣传推广,已经在天宫门内成为了流行。修炼之余,总能看到一群聚在寝室里“杀”得起劲的学员。</br></br>    现在,这些第一批的狼人杀玩家,都已经成为了个中高手,如果再玩一遍当初那种程度的游戏,他们都有绝对的把握全身而退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听说澹台璟的女友,学了几盘以后就玩得不错了吧璟哥平时是不是经常被虐啊”</br></br>    “璟哥是不是经常被虐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肯定虐你没商量”</br></br>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</br></br>    “血骷髅大哥,要不要一起来一盘,追忆一下峥嵘岁月”众人哄笑声中,雷玖也转过头,向一旁独坐的皇甫离提议道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对啊,当初这个游戏,血骷髅大哥和安彤姐玩得特别好”澹台璟也立刻附和,“我们等于都是被他们拯救的。”他的脸上满是期待。要知道,就是因为皇甫离在那场游戏中的救命之恩,才会让自己死心塌地的拜服于他啊</br></br>    在众人的关注下,皇甫离却只是扬了扬手里的兵书“你们玩吧,我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。”</br></br>    “哈哈,血骷髅表示他看不上你们这群菜鸟”来自队友的神补刀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喂。”屋角忽然响起一道冷冷的声音,始终闭目养神的颜月缺,慢慢从床头坐了起来,“听你们说的热闹,狼人杀到底是什么”</br></br>    之前在天宫门的时候,他就经常听说这个词,一直没当回事。但现在整间屋子里,好像就只有自己是个外行。一句话都听不懂的感觉,实在是他无法接受的。</br></br>    岑零解释道“是我们以前玩过的一个推理游戏,规则特别简单,一学就会,城主愿意一起玩的话,我现在给你解释一下”</br></br>    “我就不用了。”颜月缺眼皮跳了跳,又重新躺回了床上。</br></br>    一个游戏是什么档次,根据爱玩的都是什么人就知道。看那帮人咋咋呼呼的样子,这多半就是个平民小儿科游戏,他身为贵族少爷,怎么可能去做这么跌身价的事情</br></br>    “你们玩归玩,别太吵了。..”而后,他又简略的吩咐了一句。</br></br>    岑零本来就只是随口一问,听他拒绝也在意料之中,并没多劝。分发过身份牌后,众人果然就立刻进入了状态。并且他们现在的发言水准,也确实是上升了不止一个数量级。</br></br>    “我是预言家,昨晚验1号查杀。6号尚未发言,大概率认民以做低我的身份。其余前面几个人中,由于在我这里已经有两狼,我拿到警长会验3号,以求出查杀填满狼坑。”</br></br>    “我是普村,如果投偶数的话我觉得6号、8号可能会是狼,另外这个局面下奇数位的1号、3号、5号身份未必做好,万一女巫在底牌呢只有双杀了,才说明女巫存在。预言家都没跳,什么情况”</br></br>    “刀8号摆明了要陷害情侣啊,我情侣2号,好人那么狼人就基本在1号、3号、4号之中了,当然不完全排除5号是狼的可能。”</br></br>    由于颜月缺并未参与游戏,不需要进入闭眼流程,对他来说,就是全程开上帝视角,谁是什么身份,他都看得一清二楚。</br></br>    正因如此,所有玩家卖力的分析和掩饰,在他看来都是非常可笑的,简直就有种“盲人摸象”般的愚昧感。</br></br>    这个信誓旦旦自称预言家的,其实就是每晚都会睁眼刀人的狼牌,也真会有几个傻子闭眼民被他耍得团团转,跟着他投出了真正的预言家。</br></br>    还有那个一本正经分析的新手女巫牌,他看人几乎就从来没看准过,果然到下一局,他又毒死了村民</br></br>    没旁观几局,颜月缺就再也忍不下去了。这帮人还可以再蠢一点吗如果是自己,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玩一局吧就玩一局就好,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技术的天壤之别</br></br>    “你们到底还会不会玩了让我来”颜月缺一边大模大样的在地毯上坐下,嘴里还不住嘀咕着,“真是,这么弱智一个游戏让你们玩成这样。”</br></br>    但在他加入之后,失去了上帝视角的优势,接下来的画风就变成了这样</br></br>    “这是谁跟我有仇啊总是第一个就杀我”</br></br>    “太好了,这次换我抽到狼牌了,我可以报仇了嗯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”</br></br>    “9号根本就不是被毒走的,他是中刀走的,就是我刀的他”</br></br>    这个人实在是没玩过几局,众人就集体扶额。..他的菜鸟程度,根本就是仅次于叶朔啊</br></br>    偏偏颜月缺还没有自知之明,初步体验到游戏乐趣的他,玩了一盘又是一盘,转眼就杀到了半夜三更。</br></br>    如果让b组的人知道,战争间隙,组的人竟然聚在城里玩狼人杀,恐怕是要集体气得吐血而亡了。</br></br>    “月缺哥,时候不早了,咱们明天再玩吧”澹台璟连“哥”都叫出来了。他的眼皮真是要撑不开了。</br></br>    “不行”玩到兴头上的颜月缺再次端起了官架子,“这还没过瘾呢,我说不准睡就不准睡”</br></br>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用眼神进行着你推我让。最终还是“真的勇士”岑零挺身而出。</br></br>    “月缺哥,大家都快被你的技术虐得体无完肤了,你总得给咱们一个缓口气的机会啊要不等明天,再叫上其他几座城的人一起连线玩。人多了还能玩大局呢,可以多加好几张身份牌,比咱们这种小局有意思多了”</br></br>    颜月缺果然被激起兴趣,双眼发亮的点头“那行,这是你说的啊”</br></br>    一边收拾着身份牌,众人都感激的看着岑零。如果不是他及时制止颜月缺,恐怕他们这些人,今天晚上就都别想睡觉了。</br></br>    至于那几句奉承话大家确实是被他虐得挺惨,但那是因为他实在太菜,专门坑队友。不过既然他没听出言外之意岑零觉得自己也不算在说违心话。</br></br>    在颜月缺的极力要求下,狼人杀游戏俨然成了战争间歇的主流。</br></br>    其余几座城的人,大多数也是刚刚接触到这个游戏。不过往往就算是玩,也同样要看天赋。杀过几盘后,众人的技术水平就逐渐显露了出来,</br></br>    唐暮是不用说,逻辑思维一流的他,玩起狼人杀还是一如既往的强。单从对方寥寥数语的发言中,他就可以敏锐的捕捉到逻辑漏洞,并很快判断出身份的分界。一句话,想要在高智商学霸面前玩伪装,纯属找虐</br></br>    另一个意想不到的高手竟然是容霄。他平时在学院就没几门课合格过,对于这样一个要求缜密逻辑的游戏,他竟然能一再占据优势,是令众人都感到好奇不已的。</br></br>    事后根据容霄自己的说法,其实他根本就不太懂什么分析不分析。他真正擅长的,主要是一种察言观色的能力。他可以在第一次接触,就判断出一个人是否值得深交。所以当玩家发言的时候,他也可以从各种微小的细节,看出他们究竟是在说真心话,还是在隐藏伪装。</br></br>    虽然听上去有些玄乎,但容霄平时对兄弟,确实都看得很准。他愿意打交道的人,也都有他们值得交往的地方。或许,这就是一种天生的领袖之才吧。</br></br>    但有人敏感的想到,这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,因为颜月缺绝对不会甘心输给容霄,那么他就一定会拉着众人不停的杀下去</br></br>    在其他人眼里,也许这只是一个游戏。但逐渐沉浸其中的易清黎,却看到了它不为人知的深刻一面。</br></br>    狼人杀,可不就像是真实生活的一个缩影么处处对你好,貌似跟你同一阵营的人,很可能就是狼伪装的。他们在白天对你笑,却会在夜晚给你一记暗刀。而那些背负着误会,承受各种指摘,甚至已经被公投出局的人,却很可能才是真正在帮助你的人。</br></br>    一个普通人生活在社会上,就好像是闭眼民,他能接受到的信息,都只是浮于表面的。经验浅薄的他,可能就会错信奸人,亲手把命中的贵人推远,最终自己也只能黯然出局</br></br>    这个简简单单的游戏,蕴含的却是一套识人之术。易清黎双眸微垂,看来现在的自己,确实还是太单纯了一些</br></br>    同样是夜晚,战败后的b组,气氛却远没有这般欢乐。</br></br>    金思琦起来倒水的时候,看到沈安彤还靠在大厅的躺椅上,似乎在想着心事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安彤姐,你这么晚还没睡啊”金思琦迟疑了一下,也走上前在她身旁坐下,“在想什么”</br></br>    沈安彤微抬了一下眼皮,倒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“我在想,为什么人总是不满意自己所拥有的东西。平凡的人渴望功成名就,站在高处的人却又渴望平凡。被一个人弃如敝履的人,可能刚好是另一个人求而不得的人。想要知足者常乐,大概真的很困难吧。”</br></br>    “那安彤姐,你又是哪一种人呢”金思琦壮着胆子问道。</br></br>    沈安彤自嘲的笑了笑“你看我每天活得这么拼,就知道我是哪一种人啊。”</br></br>    从一开始她就知道,这场备受关注的试炼,会是一个吸粉的大好机会。只要她能多立几场战功,风头就是少不了的。</br></br>    但任务进展至今,她心里清楚,自己的表现并不好。不仅没帮队伍想出过什么奇招,反而一直是处在组的压制之下。难道她有的,真的就只是小聪明,到了大型战场就没了用武之地</br></br>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这对自己将是非常不利的一旦被看定了型,她的大众定位就会是“不登大雅之堂”。恐怕今后,别人都要以做她的粉丝为耻了。</br></br>    但,金思琦却是不知道她这番心思的。</br></br>    在她眼里,沈安彤明明就已经很有成就了。网红行业才刚起步,她就轻易的站上了顶尖,有多少刚入行的新人都在羡慕她啊</br></br>    其实,自己也是其中之一。</br></br>    一直以来,都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她,是很渴望能得到广泛追捧的。想想看,在微时空上随便写点心情,就能有一群粉丝来和你同乐,这会是多么幸福。而现在她在网络空间中,就好像是一个人站在一个大而空旷的屋子里,一次次徒劳的自说自话一样。</br></br>    金思琦张了张嘴,很想拜托沈安彤带带自己。她那么有人脉,这对她来说应该并不为难但自己是这么普通的一个人,既没有惊人的美貌,又没有有趣的性格,她真的可以出人头地吗</br></br>    而且一旦进了这一行,就必须要被一群陌生人,对自己的相貌和身体评头论足,有着童年阴影的她,究竟还是胆怯的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安彤姐,想问你一个问题,”最终,金思琦改口道,“如果有一个爱你的人,和一个你爱的人,你会选择谁呢”</br></br>    “我当然是选择爱我的。”沈安彤答得不假思索,似乎还很诧异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可是”金思琦的声音轻了几分,“如果这个爱你的人,对你真的很好呢”</br></br>    在这个比喻中,孟昭就是那个爱自己的人,而艺人行业,就相当于是她“所爱的”。</br></br>    之前她也隐约和孟昭谈起过,但他并不是很支持。他觉得这个圈子很乱,他更想要的,是一个简简单单,能够为他做全职太太,相夫教子的女友。</br></br>    “思琦,你喜欢喝什么”沈安彤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做了一个奇怪的反问。</br></br>    “汽水吧。”金思琦微怔,好一会儿才回答道。</br></br>    “所以如果是我,”沈安彤这时的笑容竟然有些苦涩,“在可以保证生命的情况下,宁可选择一年只能喝到一次的汽水,也不想选择随时都可以喝到的白开水。”</br></br>    “就算汽水离我很遥远,至少在我心里可以有期待,这份期待就是我生活的动力。但是每天只能喝白开水的人生,真的是一眼就能望得到头吧。”</br></br>    (本章完)</br></br></br>

    黑岩小说网 www.heiyan.la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。